34286da3 奧地利畫家克林姆的畫作《哲學》

 

理念

 

  值得訴說的故事,總是具有一種詩意。全人22年的辧學經驗是一個值得訴說的故事。

  人類破碎而片斷的記憶是不可靠的,只有當它們圍繞著詩意的隱喻被重新組織成一個觸動人心的故事,才會産生意義。我無法宣稱我所訴說的故事完全忠於事實,因為關於細節的記憶可能因時間的淘洗而有出入。但我的感受是真實的。我期望我所説的故事至少能忠於一種詩意的真實。

開學當天的教室區
全人教育實踐28年的省思之一 | 文 大雄
照片為1995年全人創校開學日 | 校友謝明諺

318844839 594811602649858 3281553988749561637 n

原力學分的實施 

什麼是「原力」? 怎麼給學分?

首先,「原力」是沈浸在童年中的能力。其實這不能說是能力,該說是恢復本能, 一種自我保存的本能(striving toward self preservation)。什麼是童年?那是一種遊戲狀態,只有在這樣的狀態中,小孩會感受到他和自己、和自然、和世界的關係,再度的和諧。

其次,是和生命談戀愛的能力。談戀愛其實是一種詩意的 (poetic) 感受,那有點像是將童年狀態,感染到他日益擴大的世界裡。但同時,他也經常會感到分離的憂傷。他所摯愛的,未必是一個對象,而是許多的喜悅時光;他所憂傷的,是與摯愛不可免的分離。

訪談、文 俞萱

 外星易軒facebook

俞萱:妳怎麼看待全人存在的價值?

易軒:我覺得人在全人的過程會變得越來越厚,你會越來越知道自己到底要什麼,也會看到一些你本來不會期待看到的東西。全人跟外面職場有一點差異很大,全人的學生和老師有很多時間投入很多不一樣的活動或不一樣的契機,促使大家都在找尋自己想要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但一般職場根本不在乎你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他只在乎你有沒有把交辦的事情做好?你是不是符合他們想要的樣子?我在職場工作,完全可以理解為什麼台灣的教育變成這樣。如果他們在工作上、生活上完全不在意自己要成為一個怎樣的人,怎麼可能在意教育要教給他們什麼東西?在乎一個人的樣子,就是全人跟外面世界最大的差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