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文 俞萱

全人的孩子在哪裡呂忠翰

俞萱:從你在全人當學生到當老師,全人的登山探險教育有什麼發展和變化?

全人這25年的登山探險教育,一直走在台灣的最前面。我們自主登山,就像我們的自治會,盡量把所有問題交給學生解決,這在體制內的學校很難做到。我們的態度和經驗,都朝向專業,我最近參加 K2 Project 這個攀登計畫,也是想在台灣帶動一種探險的熱情,而不是攻頂的概念。攻頂就像體制內考試考了100分,可是之後呢?留下什麼嗎?全人登山那幾天會有一個糜爛日,就是讓我們在山上放空、到處亂跑,我們在登山過程找到撞擊自己的力量,認識自然和認識自己,這才是真正重要的東西。

訪談、文 俞萱 惟萌

文章封面 張光宇

俞萱:你現在在做什麼嗎?

小山地:我剛讀完博士,很幸運地加入了瑞士的 Google。我博士是讀化學,因為我一直對於量子力學很感興趣,我從全人畢業之後去清大讀數學,那時候修了很多物理的課,我很嚮往用數學來描述自然,而我後來讀化學是想用量子力學跟計算的方式來處理化學的問題,台灣叫這個「量子化學」,就是要花很久的時間來算一個分子性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