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0493

All sorrows can be borne if you put them into a story or tell a story about them-Isak Dinesen 

所有的哀傷都可以被忍受,如果你可以把它們放進故事裡或說一個關於他們的故事。〈艾薩克.迪內森--丹麥作家〉

      我們的社會裡瀰漫著一股深層的焦慮,鮮少有人深入這焦慮的源頭去仔細杷梳。這焦慮會讓人失去一種溫柔的能力,特別是父母或老師在面對小孩的時候;很多時候,我們並不把小孩當作一個有尊嚴的主體,我們不相信小孩有能力、責任和權力去決定如何為他們自己的生命創造出有價值的東西。其實許多父母或老師是想要改變的,但是焦慮似乎時常占上風,讓父母對小孩的愛或老師對學生的關心變質成為一種權力和宰制的關係。

成為全人一份子

一所自由學校的故事(序) 獻給所有愛小孩的父母與愛自己的小孩

每件事都考驗著人,諸神說;
由此他培養出強健的心靈,並學會感謝所有事物。
而且理解自由真正的意義;
出發前往他決意想去的任何地方。(賀德齡,德國詩人)

Everything tests man, say the Gods.
So that he, robustly nurtured, learns to give thanks for all.
And understands the freedom,
To set out to where he will. (Holderlin, German poet)

council02

全人中學校長 黃政雄

我的朋友!所有的理論都是灰色的,
愉悅而輝煌的生命之樹卻總是綠的。—浮士德(歌德)
All theory, my friend, is grey.
But green is life’s glad golden tree. — Faust (Goethe)
一、浮士德的交易
二、美麗的生命,美麗的靈魂
三、誰是鄭捷?
四、全人生命教育的實踐經驗
五、說不完的故事(待續)

viewhes

Evelien是一位荷蘭的老師,她待過體制學校與華德福學校,11年前他與一群老師一起創立了一所民主學校。她來自一個教師世家,父母與兄弟都是校長和老師。前兩年我們在歐洲民主學校年會(EUDEC)上認識,今年(2013)我們又在她的學校所舉辦的年會上見面。她參加了我們學校的兩次工作坊(workshop)後,對我們學校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於是在今年11月2日從荷蘭千里迢迢專程來到臺灣,在我們學校待了三個星期,同行的還有另外一位老師及學生。

校園人物誌1

孫茜

從自學來的轉學生 — 孫茜

就讀時間:2022.09 - now

在校身分:高中二年級

 

為什麼會選擇進來全人?

在來全人之前,我自學了三年半的時間。

自學必然有它的難處,但也帶給我很多養分。我一直很清楚自學是一個階段,我不會想要永遠身處於某個體制之外。意識到繼續自學下去,不會是自己想要的那種生活後,全人這個選項便出現在我的腦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