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雄中文課

文/ 習之
宇宙是怎麼形成的?
太陽的溫度是幾度?
地球是怎麼形成的?
世界上有多少物種呢?
為什麼人會大便?
人的身體是怎麼組成的?
為什麼人會生小孩?
為什麼天空離我們那麼遠?
等量的岩漿和海水誰會贏呢?
要怎麼知道世界上有多少人類?
顏色是怎麼來的?
生命是怎麼來的?
為什麼除了地球以外,還會有其他星球?
 
366746483 782921770505506 779752880902017016 n
在全人小學部,每週有一個早上的「認識世界」課程,「認識世界」對我來說是一個寬大廣闊、想像力沒有邊際與無限可能性的詞語,各式各樣的主題都與認識世界緊密連接著。這十幾個問題,都是孩子們在「認識世界」的課堂中提出來的。在過程中,我與他們一同討論與挖掘更多對於世界的疑惑,並陪著他們一起找資源、找方法來試著回應著些問題。
 
366725242 782922020505481 625206383114737873 n
 
學期初我們先從自己的家,台灣開始認識,先從台灣是什麼形狀、台灣是什麼樣子的這些疑問開始,我請小孩先畫出自己心中或是印象中的台灣是什麼樣子,有人說台灣好像長長的,台灣好像尖尖的,我說我覺得台灣像一個地瓜,突然大家畫的台灣就變得有點圓滾滾的,接著就有人開始也好奇地球的樣子,開始畫處自己心中地球的樣貌。
 
366668173 782921740505509 5655759543123481236 n
 
知道樣貌後,我又提了一個問題,今天如果要跟一位外國人說關於台灣特別的地方、動物、食物,你會說什麼呢?大家就開始講各式各樣的食物,例如好吃的水果、滷肉飯、炸雞排、小籠包(大家果然都很懂吃!)和一些台灣特有的動物,再來説說每個人知道或認識台灣的各個地名,有些是外公外婆住的地方,有些是曾經去旅遊的地方,像拼圖一樣,一塊一塊的湊集起來,台灣的樣貌就慢慢的完整拼湊出來了。
 
366733531 782921767172173 4706904905100602642 n
 
循著這些提問,來慢慢建構出每個人對於世界樣貌的想像,在課程中來回的對話與討論,去深刻的理解這些疑惑與找尋到的答案。不斷的在這些新發現與衝擊之中去建構出一個屬於自己的世界觀,去走出一條自己要探險的路徑,走向這無邊無際充滿可能性的廣闊世界!
 
366731375 782921757172174 4464534959819041509 n
 
 

文 / 麗婷   圖 / 2023.6.18 小學畢業典禮當天

06

 「讓孩子們相信自己有能力完成事情」

這學期高年級語文課有一個改變:關於作業的繳交,除了課堂上約定好之外,我不再透過家長再次轉達提醒孩子們了。
這個改變的脈絡來自:
有天高年級語文課時我們閒聊,聊到了:
「你們現在會希望爸媽不要把你們當成小孩子看嗎?」孩子們回答:「會」, 我又提問:「是希望把你們當成大人看待?」他們有人說:「也不是」,我繼續問:「那是…….? 」接著有人說道:「就是把我們當成獨立的人………」
 
「什麼是獨立的人?」
延續上述意外的閒聊觀察,我跟孩子間作了一個約定:「那…之後,我就不再請爸媽轉達提醒作業繳交了,課堂上講好了就不再多花一道流程,因為我相信,你們就是你們口中希望被視為的獨立個體。
我們約好的閱讀進度、作業,有需要我再次提醒的,我就直接傳訊息到你們自己的手機 (有些人已經有自己的Line 帳號),不再另外轉達給家長囉。
實際操作下來後,慢慢地,孩子們開始長出對自己承諾負責的意識,過程中當然還是有會忘記的時候,但課程是持續的,他們不會永遠忘記,一次一次的邀請下,他們開始知道自己有能力完成事情:像是讀完一本書、共同在學校賣藝,想辦法籌措期末一起吃火鍋的基金等,漸漸地在這些看似小事的累積下,看到孩子們自發性與成就感的火苗悄然而生。
 
我跟今年的小學畢業生幾乎是同一時間一起進來全人,我們算是同期的戰友,這幾年,我們一邊玩,一邊破關,一起面對各式各樣的衝突與變動,與他們共同生活在全人的日子,不停的拆解我的既有框架,擴大看世界的可能………….。
既美麗又詩意的時刻總是會超乎你的預期,意外地到來,在課堂中對經典故事的內容討論,你會驚奇的發現:哦~原來小孩的脈絡跟觀點是這樣在看世界,沒有太多包袱,就是回到做為人純粹的直覺;也會出現在他們發生衝突時的對話,在一旁通常按兵不動聆聽的我,通常會在某一個我以為張力已經大到快不行,正準備伺機而動的瞬間,自然地急轉直下地流入和諧狀態。
衝突不會經過一次對話、甚至多次就解決,但持續的相互聆聽與交流會一次又一次的讓他們更理解、尊重彼此的差異……。
 
寫給即將去日本的畢業生卡片中,第一句話是:你有更清楚瞭解你是誰了嗎?
送給自己,也送給畢業的孩子們。
 
 

訪談、文 俞萱

王耀萱facebook

耀萱:我在全人六年,我體悟到那些厲害的學長學姊有一個共通的特質,就是他們很敢!所謂的「很敢」不是很敢說,而是很敢做!即使他不說,他也會去做,做到他自己滿意為止。我高中的夢想就是一直精進我的能力,讓全人成為我的全人,一個我想像中完美的全人。後來,不管我去哪裡,也都盡力讓那些地方變得更好,做到我滿意為止。

訪談、文 俞萱

鄭皓facebook 

俞萱:你在全人的徬徨少年時,有什麼珍貴的啟蒙?

鄭皓:在全人的混亂期,我目睹秩序的瓦解,目睹欲望的崩裂。譬如我們的誠實福利社,在麵包和瓶裝牛奶旁邊有一張登記表,有人一直去吃,卻沒有投錢也沒有登記,我發現社會的秩序原來這麼脆弱。還有,以前我們在餐廳規定一個人只能拿一片水果,大雄故意在我面前拿兩片西瓜,我就去糾舉他。他問我是不是也想吃兩片?我發現我也想吃,只是因為遵守規則而壓抑自己的欲望。原來,我不是不想那樣做,只是覺得不應該那樣做。大雄對我的探測,就是要我解放自己的虛假道德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