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上層分類:文集
分類:教育觀點

全人校園記者/李心喬 專題報導

2022年一月二十八日,全人校長黃政雄在期末教師會議上公布了他已經籌劃了兩年的大改革「HL(PBL)學習計畫」,並於110學年度第二學期開始執行。望此計畫能完整實踐全人教育精神。

 

277593841 340313371463994 7738773015739663216 n

HL的書面申請的發布

 

什麼是 HL & PBL?

根據校長大雄的說法,「 HL是holistic learning ,是出自遊戲動機或挑戰自己的動機所定的,高強度的學習計劃,有一種非如此不可的內在驅力。在專注投入的全人狀態中,有時候你會進入一種deep flow,and deep focus的狀態。我相信這是人的生命中最有價值,也是最美好的存在狀態。」

PBL(project-based learning),即專題是學習,是根基於建構主義理念的一種學習方式,其目的在消除在學習後知識僵化的現象,藉由專題安排複雜且真實的任務,統整不同學科領域知識的學習,學習者經由一連串的探索行動,以及合作學習的情境,學習問題解決的知能以及知識活用的技能。學習者參與一連串真實問題所習得的經驗中。

總的來說,HL相較PBL是更高強度的學習計畫,強調非如此不可的內在驅力,即雖然接受失敗,但絕不放棄的精神。自主發想、專注投入,達到理想的全人狀態。此計畫涉及學分,為讓學生擁有更加完整的學習,提出計畫的學生將在期末接受投票(目前並無詳細規章),決定是否達到全人學習精神,即可在未進入課堂的情況下同樣拿到學分並達成畢業標準。

4AC9A1F1 F130 4F57 BAC0 8D08883BF7DE

                                                    圖片來源:全人實驗中學粉絲專頁

你為什麼決定開始Holistic Learning?

(全校目前幾乎所有具有HL意願的學生、教師均接受採訪,以下資料為採訪調查結果,所有具名者均經授權同意)

全人中學目前有20%的學生(教師未納入計算)加入並計劃提出申請,根據受訪者對於為何加入HL計劃的調查,大致有以下兩點原因:

一.加深學習深度,並探索自身極限與能力

二.對於目標及動力的需求

根據已經執行HL一個月的受訪學生昱宏表示:「最重要的是長出自信、成就感。認知到你的能力,激發出極限,再也不是對自身能力的猜測,在推到比極限更多。我很享受過程的充實,享受忙碌的感覺,滿足學習的慾望。」

此外多數的受訪者以希望有目標為主要加入因素,受訪學生日妤分享到過去自學經驗讓她體認到訂定明確目標的重要性,她希望HL讓此目標不再只是與自己的約定,更可以幫助她具體化目標。

而除了個人目標以外,也有團體HL同時進行,提出了團體HL計畫自我課題的書寫與團體回饋的教師育禎表示,「希望藉由此計畫把老師這個工作做得更好,增加自信、動力,以及工作熱情。」在校長大雄的建議下,她認為自我課題可以找信任的人一起討論,避免觀點單一,因此提出團體HL。

另外一位提出團體HL理解財經的教師凱伊則說道,HL原本是他與諮詢學生共同興趣的討論,自己也有在研究相關專業,他說道:「老師也可以提出自己想學的東西」。而對於身為教師的他在HL中扮演的角色,他表示學生都很有方向,自己只是作為一個可以協助角色。

除上述原因,也有學生的坦然表示是為學分而加入計畫,受訪者認為沒有動機能說服自己把計畫寫出來交上去給大家審視,主要目的是把目標形象化。另外有學生獨自進行著同樣內容的全人學習,但未向學校提出書面申請,「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就好,不需要提出。」該學生表示。

 

學生:大家都做不一樣的事情是一件有趣的事!

大家提出的HL橫跨非常多領域,從學測準備、理財、體能訓練,到卡牌遊戲的比賽、創作,或表演藝術領域。個人對於過程中所獲的期待也不盡相同。增加基本能力、升學,為一大導向。此外許多受訪者表示希望獲得精神上的成長,如情緒狀態的穩定性,生產力維持;把長年的胡思亂想變成現實,長出自信與積極自由的能力。

教師志誠在當代生活的社會學觀察課堂中提出了「X計畫」,正好與HL學習的精神不謀而合,該課堂幾乎所有的學生都加入了計畫。教師志成表示:「形式會變成推力。人總是透過互動而開始想要做什麼的動機,人不會永遠從自己的興趣出發,也包括從互動當中興起的期待或靈感。」並對於全人學習方式的改革持正面態度。

277421222 514066276944441 2409977132795310231 n

                                                           當代生活的社會學觀察課堂的X計畫細則

每個參與者對於學校的改革有不同的見解,有人認為HL帶動學習風氣,促成同類型計畫執行者進行交流,推進學習熱情。有學生則認為HL的執行對心理素質門檻很高,要成為常態可能會有一些問題出現。此外HL代價可能是廣度受限,學習者須在廣度與深度做選擇。有人相信這才是全人應該做的事,有人則認為不必強求:「 這是全人前所未有的狀態,HL要求明確的目標那讓那會讓生活有種目標導向的感覺。不一定每個學生都適合這樣的學習模式,可以找到自己的平衡就好。」其中一位受訪者說道。

執行者們的心聲

大部分參與者的進度目前尚在計畫階段,也有部分學生已開始執行,大部分的學生的計畫都以網路為最主要的學習資源,其次為能夠與自己針對學習進行對話的同學與老師。已經開始執行的學生也陸續遇到執行問題,大多離不開惰性問題和現實與計畫的落差。有學生表示上大週未完成計畫令受訪者感到壓力,也有人從中得出了一些解方。其中一位受訪者說道,克服惰性的方法是盯著目標清單,從簡單開始做起。也有人在採訪過程中表示給了自己很大壓力,並且產生睡眠不足的問題。

受訪著們對於學習計畫的態度大相徑庭。有些計畫執行者們在採訪過程中,呈現滿腔熱忱,視此計畫為生活重心並且抱持高度自信能夠全然成功;而部分受訪者則呈現觀望態度,視HL作以往課堂學習的一環。心理狀態對於參與者們對於自我承諾意義產生了播糠瞇目的作用。

 

全人創校以來最重要的改革

2022年1月28日,全人校長黃政雄在期末教師會議上公布了他已經籌劃了兩年的改革「HL(PBL)學習計畫」,並說道:「 全人最重要的兩個時刻,一是創校之初,再來就是現在。」Holistic Learning ,是出自遊戲動機或挑戰自己的動機所定的,高強度的學習計劃,有一種非如此不可的內在驅力。我相信這是人的生命中最有價值,也是最美好的存在狀態。

HL在個人之外更深層的意義是什麼?答案正在每一紙計畫和學生們堅定沈著的眼神中漸漸形成。

 277480695 344959100946262 8828573654265007096 n

 2022/3/30全人自治會選舉(圖片來源:全人實驗中學校內留言板 by 賴齊齊)

 

民主為何不一定成功?

我們面臨這樣一個進退兩難的境地,那就是教育已經成為自由思想最主要的障礙之一。受過教育者與無知者之間的懸殊,對民主有直接的不利影響。而這裡指的教育並不限於機械式的知識運用。在《民主概論》中寫道:「如果沒有適當的指引,教育的能力會變成灌輸(inculcate)的能力。在某些領域內,如歷史、政治、哲學等,理論的灌輸會降低民主對成員所要求的那種評價道德與政治能力。在政治或哲學問題上的灌輸歪曲了教育過程,使它的作用成為達到黨派目的的工具。這樣來運用教育,教育就成為灌輪、洗腦,恰好與民主所要求的相反。掌握大量事實,不能代替創造性地使用智慧對目的與目標進行判斷的能力。」

真正的教育並非僅是授業解惑,還必須在學生身上樹立起掌握知識的志向, 即創造學習的誘因。教學必須從學習者已有的經驗開始,這正是Holistic Learning 的宗旨。促使自主發想這個過程,貫徹於全部的生活、學習之中。完全自主發想這個過程是自覺的行動,而不是自發的行動。自覺的行動,需要適當的培養而後可以實現。

民主教育培養公民,而非培養社會工具。即使計畫不成功,也可以累積經驗並傳承。人本精神相信任何人不得侵犯他人之尊嚴,而自我蔑視,輕視自我承諾,陷入自憐狀態,同樣侵犯自己的尊嚴。

 

消極自由與積極自由,是全人時常使用的語彙。然而享有絕對的自由,必須維持最低限度的個人自由,徹底地放棄自我,是自取其敗的。對於人性本質與教育意義,一直都有無盡的爭論,這爭論也許會永遠地延續下去。每一正參與計劃的學生與老師,試圖思考與尋找答案的,都正在擁有不被毀滅之自由的路上。

自由是唯一是不源於人類與生俱來的權利,是屬於他的人性本能力量,也是獨立於意志,出現於所有人在互動其間的行為。成為全人,從自由為自己所做的決定、強度持續性的深度專注為始。

 

「只有受過教育的人才是自由的。」—艾比克泰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