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 0003

愛因斯坦曾經在1936年針對教育給過一場演講,他在演講中提到:「教育就是你忘掉所有在學校學的東西後還留下來的部分。」一種真正好的教育會留下的部分是什麼呢?就是能夠獨立思考、判斷和行動的普遍能力。什麼樣的學習方法最能培養出這種普遍能力呢?我們相信專題式學習就是我們所需要的學習方法。

美國哲學家杜威在一百多年前就開始提倡「在做中學」(learning by doing)。這概念後來發展成為PBL。愛因斯坦在他的演講中也強調:人的生命中最重要的動機就是在工作和行動中所感到的愉悅,還有對於工作和行動的成果所感到的愉悅。特別是當這個成果對社群是有價值的時候。PBL最有可能讓學習者感到這種愉悅。因為每一個PBL都是一個不斷地思考和行動的過程。

全人從2013年開始推動畢業專題。我在許多畢業生的呈現和分享中感受到他們的自信和愉悅。專題的多樣性很高:有動畫製作、無動力帆船、卡丁車製作、人工智慧、小説與散文創作、街頭健身、電動遊戲設計、服裝設計、金工創作、繪畫創作、電影短片製作、報癈福斯T4廂型車大整修、中央山脈大縱走⋯⋯等等。另外,全人在14年前即開始推動追夢計劃,每一個學生都可以向學校的追夢計劃審查委員會提出專題計劃,申請經費去執行自己的夢想。全人年度全校登山活動也是一個大型的專題。自治會選出學生總召後,總召組織一個團隊,團隊成員除擔任組長與輔導員外,也分頭負責裝備、體訓、路線行程規劃、醫藥、交通、攝影紀錄、入山入園申請 ⋯。除此之外,如戲劇課、肢體表演、校刊、英文話劇、樂團等等,也都是PBL的課程。在這些經驗的基礎上,我們準備全面推動PBL、這項推動亦於2020年上半年全人董事會和教師會議無異議通過,接下來向教育部提出修改實驗計劃的申請。將學分導向的畢業標準修改為專題導向的畢業標準。從國三到高三,每學期完成一個個人專題,一個團隊專題,以及民主課程即可畢業。

PBL課程有幾項特點:首先,學習者為自己設定一個有挑戰性的目標或想要解決的問題。二是決定成果呈現的方式。三是決定自我評量的方式。四是執行計劃。最後,選一個催化者(facilitator)。教師的功能不再是掌控全局者,比較像是化學反應中的觸酶。但教師做為一個人,也是一個永遠的學習者。傳統的教育將教師當作操作一套程序的工程師或技術人員。但教育從來都不是一門科學,而是比較像一門藝術。教師需要創造出一種信任的氛圍,促成反思、促進對責任的意識、促進對話、協助尋找資源。如果教育是一門科學,那我們就可以用同樣的程序產生同樣的產品。如果教育是一門藝術,我們就會創造出有獨立而和諧的個性的藝術作品。在我們這個鉅變的時代,我們希望孩子成為什麼樣的人呢?

有人會質疑:像數學和英文這種需要長時間大量練習才能累積能力的學科可以用PBL的方式學習嗎?當然可以。套裝知識的學習與PBL並不是互斥的。PBL可以包含套裝知識的學習,但套裝知識的學習並不包含PBL。PBL是在培養獨立思考、判斷和行動的能力,是在學習如何學習。這是一種普遍能力。就像要訓練體能、肌力和協調性,我們可以透過各種運動、技擊、或重訓。無需固著在任何專門的領域。同樣地,要培養心靈的普遍能力,也無需固著在數學、語言、科學、人文或任何特定領域。當一個人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又可以獨立行動和思考,沒有道理學不好數學和英文。沒有道理學不好任何東西。

針對電腦科技快速而驚人的發展,哈佛大學的通識教育委員會討論了許久:應該教給學生什麼東西才能讓他們在30年後還能受用。他們的結論是:狹窄而專精的知識可能會愈來愈不重要,教育內容應該廣泛而普遍。應該教給學生一種「生活在世界上的一門藝術」(an art of living in the world)。如何教這門藝術呢?透過一種會產生洞察力的學習(insight-bearing learning)。PBL正是一種會產生洞察力的學習。哈佛大學的結論其實和杜威以及愛因斯坦的主張遙相呼應。一百年前,也許時機還不夠成熟。現在,在我們這個鉅變的時代,是回歸到教育本質的時候了;協助每個孩子,透過他自己的方式去發現他自己和發現世界吧!

 

*****

專題式學習大家可以看看2019年高中畢業學生的專題製作,並且可以看看我們近年開始向下扎根、延伸開辦小學的學生生活學習紀錄。另外,台灣實驗三法通過後本校依據「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實施條例」向教育部申請辦理實驗教育, 教育部已於民國106年5月26日核定本校(全人學校財團法人苗栗縣全人實驗高級中學)之106~117學年度「學校型態實驗教育計畫」及「改制計劃」;並於109年1月份辦理完第一次實驗教育評鑑,教育部評鑑委員給予本校正面的肯定、請參考評鑑報告

【2019高中畢業學生-畢業製作】齊力跑丁車子峻的電腦數學預測模型浩維電玩遊戲製作、柏岑書法展又喜的動畫製作韵庭的音樂會發表優的街頭運動家楷鈞無動力帆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