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我們是一所住宿學校,因此來到全人的小孩,一開始是來到他的宿舍、他的寢室、他的床、他的家。他的全人世界由此展開。每個人都會帶著自己原有的經驗來到這裡,而且也無從掩飾。慢慢的,在生活公約的約束下,在宿舍共同生活的互相適應、協調中,這個人會了解到:原來,我的成長一定會和別人的成長連在一起;原來,別人的想法、性情、做事的方法、價值觀和我有這麼大的不同;可是,即使這樣,我們還是可以互相了解、而且有可能成為好朋友。

 forest hostel

宿舍民主生活的主體,是學生生促會。這是由宿舍成員組成的自治團體,每個宿舍會選出舍長,負責協調床位、打掃、維持生活公約、調解紛爭...等。

生活老師是第一線的支援,同時代表學校整體的公共利益,協助生活公約的執行,並回應實際經驗,協商新的生活公約。生活老師也需要負擔宿舍安全的責任。

諮詢老師(由所有專任老師兼任)是第二線的支援。每位學生都安排了一位諮詢老師。平常時候,諮詢老師就像是一個朋友、各種有關於選課、生活、人生問題的顧問,與家長聯繫的窗口。若當新生、弱勢學生需要協助時,諮詢老師就會主動陪伴、幫助學生走過這段過渡期。


違反生活公約的法定程序

就像民主社會的程序:提出告單,由公民大會(自治會)所選出的九人小組負責,在法官團中做出判決。就像福利國家該做的,學校會立刻支援提告學生的當下需求:包括心理的支持與物質的復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