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286da3 奧地利畫家克林姆的畫作《哲學》

 

理念

 

  值得訴說的故事,總是具有一種詩意。全人22年的辧學經驗是一個值得訴說的故事。

  人類破碎而片斷的記憶是不可靠的,只有當它們圍繞著詩意的隱喻被重新組織成一個觸動人心的故事,才會産生意義。我無法宣稱我所訴說的故事完全忠於事實,因為關於細節的記憶可能因時間的淘洗而有出入。但我的感受是真實的。我期望我所説的故事至少能忠於一種詩意的真實。

  奥地利畫家克林姆在二戰前夕接受奧地利政府委託,為維也納大學哲學系創作了一幅壁畫;畫面右邊是燦爛無垠的星空,依稀可看出人面獅身像的輪廓,左邉是嬰兒到老年,由慾望和苦惱所組成的生命歷程。在畫面下方有一張臉,裹在一團黑紗當中,一雙充滿洞察力的眼睛透射出清澄的目光。我很喜歡這幅畫的隱喻,這隠喻直指哲學的本質。

  看到不同的孩子,各自學㑹用自己的眼睛,一雙會思考的眼睛,去觀看這個世界,這是我在全人最深刻而美好的經驗。每一雙會思考的眼睛背後都有一個獨立的個性,或者我們用一種隱喻的形容:來自靈魂的亮光。我多麼希望他們一生都能保有那亮光啊!

  一九九五年七月盛暑,全人位於卓蘭的校區正在進行最後收尾的工程,預定九月廿二日正式開學。台灣第一所自由學校即將正式成立。我們幾位創校的教師每天都在台中市區開會討論學校的課程。有一天,我們討論到理念的問題;

如何用一段話精簡地表達全人理念?人本精神是我們最基本的共識,「瑟谷學校」、尼爾的「夏山學校」和黃武雄老師的「童年與解放」則是我們的參考座標。經過幾天的腦力激盪我們淬煉出這段話來闡述全人理念:引導學習者透過自身的體驗、探索、與成長,去求得思想、心靈的解放與內在的最大發展。討論完的時候,我們都感到高興和雀躍。在整個討論過程中,每個人都帶著一種友善和開放的態度,認真聆聽和回應他人的想法。這就是真確的人本精神。我至今想起那一幕,仍就感到眷戀低徊不已。我們當時並不了解;這趟實踐「人本自由主義」教育理念的旅程會如此艱辛。

 

珍貴的禮物---對話、行動與人本精神

 

   過年期間(2017)接到黄迦寄自巴黎的一張賀年卡,卡片正面是高更的畫,畫的是大溪地,有一種沈靜的美感。背面寫道:「謝謝全人給我許多寶貴的禮物,深刻了我的生命。」黃迦現在就讀於巴黎的電影學院,她從種籽小學一路讀到全人畢業,在實踐人本教育的學校待了十年以上。她看世界有一種詩意的洞察力和直覺的敏鋭度。也許每個孩子天生都是如此,只不過長大後沒被保存下來而已。我很好奇,她所謂的「寶貴的禮物」到底是什麼東西?

  做為一所理念學校,我們當然希望每個孩子離開學校時,都能帶走一份珍貴的禮物,而且這份禮物對他未來的生命會有深刻的影響和助益。我把全人希望學生帶走的禮物稱為「三合一」的珍貴禮物;就是對話能力、行動能力和人本精神。這三者是互相連結,缺一不可的。經過了22年跌跌撞撞的實踐,還有大量的閱讀和反思,我到今日才對人本精神有一種真正的理解。

  一個不成熟的威權社會是透過批評和否定去形塑它的成員。久而久之,批評和否定的傾向內化成為人的第二天性。全人真正的困難和特殊之處在於:它有意識地想打破威權結構,卻無法擺脫第二天性的糾纏。父母慣於否定孩子的想法和動機。教師們在討論公共事務時,時常陷入互相批評和否定的泥沼裏難以自拔,甚至反目成仇。這有點像是台灣民主化的縮影。我們有沒有可能跳脫這個宿命呢?我相信答案是肯定的,而且方法既簡單又很不容易;就是回歸人本精神。

  尼采認為:最高貴的人類所應具備的最重要特質就是成為一個「不再否定」的人。這就是真正的人本精神。當面對困境和挑戰時,一個人不會自我否定,也不會埋怨他人或抱怨環境。而是帶著上揚的意志和堅靭的毅力去發現利用和脫離險境的方法。與人合作和互動的時候,不會去否定別人的想法、動機和價值觀。和人對話時,可以認真傾聽和理解他人的觀點。這道理說來簡單,做起來可不容易啊!

  理性存在於平等與開放的對話當中,自由就是自發的行動,人本精神則是兩者的基礎。這是我對人性奧秘的理解,也是我對教育的信念。猶太人有一句諺語這麼說:人們一思考,上帝便發笑。我們在思考時總是漏洞百出,而且自以為是。只有在真正的對話中,我們可以糾正錯誤,趨近真實和理性。對話讓我們有機會轉移觀點,從不同的角度看世界。這會拓展我們的視野,並深化我們的洞察力。但是,沒有人本精神就不會有真正的對話。

  自發的行動才是真正的自由。其它關於自由的概念都只是隠喻的說法。只有透過自發的行動,人才能淬煉膽識和堅靭的毅力,發展個性的力量和知性的好奇心。當自由受阻時,人的個性和心靈就會開始萎縮,最終變得平庸猥瑣。自由可說是人本精神自然產生的果實。人本教育所謂的「以學習者為主體」其實有兩層意涵;其一是讓學習成為學習者自發的行動。其二就是相互主體性。人的主體性只有在平等的關係中才能展現,在合作、對話和共同的行動中才會突顯,這是人的基本處境。

  我們在讚揚北歐的教育時,時常忽略掉最重要的部分;人本精神是他們社會的底蘊。他們教育的成功不只是技術,方法或制度的問題。台灣社㑹威權的體質不調整,教育不管怎麼翻轉,結果還是會回到原地。希望有一天,也許十年,也許還需要百年。台灣每個孩子都能收到這份「對話、行動與人本精神」三合一的珍貴禮物。我不確定黃迦所收到的是不是這份「三合一」的珍貴禮物。但我想,她應該不會「否定」這份禮物對她生命的重要性吧!

 

輕盈地面對未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