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65388 10211459141531895 7864681081575730923 n

 

It did not really matter what we expected from life , 

 but rather what life expected from us.(Viktor Frankl)

我們對生命有什麼期待並不真的很重要,                               
而是生命對我們有什麼期待才是真正重要的。(維特-法蘭科,心理學家)                                          

 

法蘭科醫師是意義治療心理學派的創立者,也是納粹集中營的倖存者。「人對意義的追尋」這本書是他對集中營經歷的描寫和反思。書中提到:想要放棄生命的人總是對他這樣說:「我對生命已經沒有什麼期待了。」法蘭科醫師一生都以悲憫的態度在回應這一句話。他認為:我們對生命有什麼期待並不真的很重要,而是生命對我們有什麼期待才是真正重要的。他應邀到美國演講時常提醒美國人:只有東岸的自由女神像是不夠的,他們應該在西岸也竪立一尊責任女神像。自由與責任是一體的兩面。沒有責任引導的自由是盲目而毫無意義的,沒有自由做為基礎的責任則是奴隸的德性。生命召喚人的自由去創造屬於自己的生命意義。意義則有三個來源,其一是投身到有深刻意義的工作和行動中。其二是對他人的愛與關懷。其三則是在面對艱難的處境時,展現勇氣和尊嚴。

 

在集中營的時候,法蘭科醫師時常想起杜斯妥也夫斯基(Dostoevsky)講過的一句話:There is only one thing I dread,not to be worthy of my sufferings.(我只害怕一件事情,我不值得自己所受的痛苦。)這句話給予他一種內在力量;受苦是一件可怕的事情。雖然我們無法避免痛苦,但我們仍就有自由透過勇氣和尊嚴的展現去賦予受苦一種意義。法蘭科醫師對生命意義的洞察、領悟和實踐,是他從地獄帶回來給人類的珍貴禮物,很值得教育者和家長們省思。我們時常因爲害怕孩子受苦而剝奪他們的自由,從而剝奪了他們承擔責任的勇氣和能力。我們無法也不應當幫孩子承受痛苦,我們只能提供愛、支持和理解,期待他們所受的苦是有意義的。剝奪自由絶對不是愛,是無知、軟弱和自私的。

 

時代正在鉅變。谷歌、臉書、亞馬遜、蘋果與微軟今年投資超過600億美元發展人工智慧。與美國全國整年度非國防的研究經費相當。谷歌宣稱他們的人工智慧將會看、會聽、會講話、會看病、也會創作音樂…。人工智慧與自動化科技將徹底改變我們的經濟型態、生活方式與學習模式。我們的孩子將活在一個我們所不熟悉的世界,一個快速變動的世界。這樣的時代,父母要如何愛孩子呢?孩子需要什麼樣的的教育呢?我們社會已經面臨到一個困難的處境;大人其實沒有能力指引小孩,因為他們自己也不知道世界將會如何變動。

 

鉅變的時代所需要的是思考的能力和承擔自由與責任的勇氣。思考是一件困難的事情;偉大的物理學家馬克斯威爾(Maxwell)1860年在倫敦國王學院的就職演說中對學生這麼說:我希望你們不只學到結果或公式,而是公式所賴以建立的原則。我知道人類心靈的傾向是去做事情而不是思考。但心靈的勞動並不是思考。那些努力獲得應用的習慣的人常發現套公式要比掌握原則簡單太多了。這段話直指台灣的困境;我們培養了太多會套公式的人,太少會思考的人。所謂教育改革或教育實驗還是在原地打轉,尋找可以套用的公式。

 

真正會思考的人可以從基本原則或核心概念出發去解決問題。他們的思考有一種洞察力、靈活性和開放性。尊重、接納、不否定任何人的人本環境,還有自由 表達的空間是學習思考的必要條件。思考必須在平等而開放的對話中淬練,在專注投入的沈思中開展。但是,沒有行動的思考是不孕的,缺乏思考的行動則是盲目的。只有思考與行動合一才是自由的體現。所謂「自由教育」就是協助孩子實現自己的自由。沒有人可以給予其他人自由,只有自己可以實現自己的自由。我們可以給予孩子的是空間,一個平等而開放的平等空間。當思考、行動與責任合一的時候才是真正的自由。弗洛依德的「快樂原則」是錯的。人活著不是為了追求快樂,而是為了追求意義。意義就存在於自由的實現,快樂只是自由的附產品和結果。

 

Long time coming(song of Bruce Springsteen)


Yeah!I got some kids of my own.

Well! If I have one wish for you in this god forsaken world,kids.

It’d be that your mistakes will be your own.

That your sins will be your own.


布魯斯-史普林斯汀的歌(美國搖滾歌手)


耶!我有自己的小孩了。
唉!孩子們,如果在這個被上帝遺棄的世界上,
我可以為你許一個願望的話,
它將會是:你的錯誤將會是你自己的,
你的罪將會是你自己的。

 

布魯斯-史普林斯汀是一個頗有深度的搖滾樂手。他在「long time comin」這首歌中唱出了那些真正知道怎麼愛孩子的父母的心聲;「唉!孩子們!如果在這個被上帝遺棄的世界上,我可以為你許一個願望的話,它將會是:你的錯誤將會是你自己的,你的罪將會是你自己的。」親愛的父母們,把自由還給孩子吧!我們能給予孩子的最美好的東西是愛和信任;讓他們在一個人本的空間學會思考和行動,培養承擔自由的勇氣和能力。讓他們迎向生命對他們自由的召喚。如果他們必須受苦的話,就讓他們自己帶著尊嚴和勇氣去承擔吧!讓他們值得自己所承受的痛苦。就像尼采所說的:沒有殺死我的東西都會讓我更有力量。而且,別忘了,他們永遠有我們的愛做為後盾。

 

全人實踐「自由教育」22年來犯了許多的錯誤,其中最大的兩個錯誤是「對自由的誤解」和「違背人本精神」;自由與責任原是一枚硬幣的兩面。但是,長久以來,自由那一面一直朝上,許多人只看到自由,卻忘了被蓋住的另一面-責任。

 

不少人把自由解讀為「想做什麼,就做什麼。」這真是個巨大的誤解。如此解讀之下,自由變成只是追求快樂的手段。責任不見了,思考與行動的意義也不見了。「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指的是嘗試錯誤的空間,不是自由本身。只有包含思考和責任的自發性行動才是自由。為了這個誤解,我們付出了很大的代價。

 

人本精神的基本原則是不批評、不否定任何人。但是全人在跌宕摸索前進的過程中,教師們卻時常陷入互相批評與互相否定的泥沼中難以自拔。否定他人的習性是威權社會的成員從小被形塑而成的第二天性。台灣要從威權社會過渡到以人本精神為基礎的成熟公民社會,還有好長的路要走。自由教育是直接面對威權社會文化深層結構的教育改革,它改革的對象是「原則」的問題,不是技術的問題。我們所面對的內在困難與外在誤解是巨大的。也許我們自不量力,但我相信我們在堅持的過程中所展現的尊嚴和勇氣會賦予我們的努力一種意義。我時常想起英國哲學家羅素生前給人類的建議:永遠不要在非人性的力量面前低頭。這也是法蘭科醫師給我們的啟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