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04638 1289986131095702 6111262290211816730 o

 

世界正在鉅變,教育需要改革,這已是台灣社會的共識。但改革需要想像力、誠實、勇氣和堅持的毅力,這也是台灣社會很缺乏的。教育改革的問題有兩類,一是結構性的問題,另一類是技術性的問題。由於傳統的教育模式都著重在“餵食”,而不去問學習者想不想吃,在這個慣性的思維模式下,教育改革也被簡化成一個技術問題:如何更有效的餵食。無怪乎教改一直在原地打轉!所謂翻轉教育就是這種思維的產物,教改變得像耍猴戲。翻不過去就㑹摔傷,僥幸翻過去了,你會發覺還是站在原地。

我們社會上關於教改方向的論述基本上是沒錯的;好奇心與學習動機才是最重要的;在現在和未來的社會,任何人在任何時候都可以學習任何東西,而且是免費的。所以問題的關鍵是如何讓孩子保有天生的好奇心、主動性和自發性,並發展出自主學習的能力。但這是一個結構性的問題,而不是一個技術性的問題。

蘋果電腦的創辦人賈伯斯2005年在史丹福大學的畢業典禮上,言簡意賅地點出了學習的本質:Stay hungry ! Stay foolish !(保持飢渴!保持無知!)這是傳承西方最偉大的導師蘇格拉底的思想傳統;知道自己的無知是最高的智慧。這是一種開放和誠實的求知態度。這種態度加上好奇心和遊戲動機,才是推動求知最自然而強大的內在力量。傳統教育的作法則剛好相反,它讓人一直保持一種饜足的狀態,從而產生一種錯覺,以為自己很聰明。造成這種現象的是學習場域的權力結構,老師和父母時常以愛、秩序和教導之名對小孩施展權力。由於這是一種文化慣性,所以大部分時候是不自覺的。孩子的想法和感受從未被認真對待,好奇心、想像力、自發性和遊戲動機早早就被權力壓熄了。不面對這個結構性的問題,教改永遠會在原地打轉。

民主教育直接面對了這個根本性的權力結構問題;認真對待每一個孩子,透過民主程序確保孩子能在自由和尊嚴的情況下獲得成長的機會,這也正是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的主要精神。傳統教育的制度設計是建立在對孩子的不信任上面,掌握權力者總是想要知道一切,預防一切,掌控一切;民主教育則是建立在對孩子的信任上面,我們相信孩子天生熱情、好奇,學習與遊戲對他們而言是同一件事情。在信任和尊重的氛圍下,每一個小孩和成人都是講道理的。相信每個孩子都有自由學習的能力和權利,尊重每一個孩子做為人的自由和尊嚴,並維持一個開放的民主空間,讓孩子可以在其中與人平等的互動和對話,這就是民主教育的核心精神。

從事民主教育的教師是一個自由的教師;他無需再扮演聰明人和餵食者的角色。他可以自在地做一個好奇和「無知」的學習者,像朋友一樣陪伴孩子一起探索這個世界。在課堂、在公共領域、在日常生活中與孩子平等地對話、討論和互動。教師與學生唯一的差別在於:教師必須具有維持民主機制和自由學習機制運作的責任意識。

人的洞察力、想像力和創造力來自於一個充分發展的個性。民主教育真正深刻的意義是譲人的個性有機會得到發展。一個豐饒而有力的個性包含了內在的誠實、探索的勇氣和堅持到底的毅力,還有一種對自我的確信。讓孩子在自由的行動中實現自己的天賦,在與其他個體平等的互動中認識自己,這才是個性發展的基礎。一個人一生所能成就的東西取決於他的個性和機緣,這是心理學界的結論,這結論也與民主教育的方向一致。傳統教育在壓抑人的個性,民主教育則在發展人的個性。

12月2日(2016)波蘭貿易代表處的工作人員帶著波蘭兒童權利監察使和柯札克基金會的主席來到全人參訪。監察使是波蘭憲政層級的獨立官員,由波蘭參眾兩院直接任命;柯札克醫生則是波蘭兒童人權之父。為了紀念柯札克醫生的事蹟,波蘭在聯合國推動兒童權利公約,至今已有二百多個國家簽署。監察使拜訪了衞福部和監察院,對方告訴他台灣沒有兒童權利被侵犯的問題,一切都很完美。監察使説他感到難以置信。聽監察使這麼說,我們心裡真正為台灣感到汗顏。和全人師生會談了一個下午之後,在回程的車上,柯札克基金會的主席連續對我們說了兩次:What you are doing here is amazing!
我們希望,有一天這樣的教育變得稀鬆平常,那才真的是amazing。我們更相信林肯總統所說的:Democracy is the best last hope on earth.(民主是地球上最好也是最後的機會)。

大雄(全人實驗中學校長)17-1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