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76229 1033003640127287 3900118466921200092 n

 

文/李依娜

    2015年最後一天,翻完了劉若凡的《成為他自己:全人,給未來世代的教育烏托邦》,第二遍。

    闔上書,窗外已暮色四合,此時距離我離開全人已經十多天了。期間我反覆的思考我在全人看到的、聽到的、感受到的:比如生活學習在森林深處的全人學子從這個和善、單一的環境出去之後如何適應多元複雜的社會?比如全人開放、和善、真誠的氣質是如何形成的?比如體制內和體制外的學校真的就是只能是一種水火不容的二元對立關係嗎?如果是,那麼小眾教育的全人和體制學校抗衡的方向和終極目標在哪裡?僅僅是拯救極小一部分有條件享受另類教育的孩子嗎?如果不是,那麼兩者是什麼關係了?在這種關係裡能否調適出一條我們都想要的理想的教育路徑了?

    再比如全人成功的案例不少,那麼是否存在失敗的案例了?如果有,這些失敗的案例反映出的是體制外教育的問題,還是教育體制的問題了?當然,最重要的是,我應該從全人汲取什麼養料,滋養我以後的職業生涯?

     看著筆記本上自己寫的橫七豎八的問題,再看看手邊的書,白色封面上一群年紀正好的少年,剛剛從體制的籓籬與禁錮中翻越過來,他們奔跑、跳躍、追逐;他們爭論、遊戲、甚至破壞;他們騎著馬兒飛馳在自由的鄉野,他們是全人的學生。

    然後,我忍不住把書名看了又看:《成為他自己:全人,給未來世代的教育烏托邦》。我在心裡反覆念著這十八個字“成為他自己:全人,給未來世代的教育烏托邦”。

    一遍又一遍,我腦海中所有的問題,都釋然了。

    因為,全人就是全人,全人是獨特的,是不一樣的,所以它才是全人。

        他不僅是給未來世代的教育烏托邦,也是給當下社會和教育的珍貴禮物,他讓我看到理想如何發芽、成長和開花結果,最重要的是它傳達給社會的信號:喏,當教育的目的就只是人本身的時候,是可以這樣美好、和諧且可行的。對!是可行的,無論道路多麽崎嶇、時間多麽漫長;無論這個社會多麽複雜、應試的主導力多麽根深柢固,真正以人為本的教育是可以存在且發展的。

    對於一個在體制裡土生土長,且未來極有可能還要在體制學校裡繼續蹚渾水的人而言,這些應該是對我最大的啟發。

     回頭再去看自己在全人的經歷,每一天都是新鮮而又充滿驚奇的。校務會議上老師們為了一個孩子討論了那麼久,事無鉅細提出因應策略和方法;自治會上有序、高效的議事、辯論和決議,最重要的是整個過程的主體是學生,我從來沒想過會議可以這樣開,沒有想過學生和老師平等議事的場景這樣溫馨、輕鬆、有趣、真實,也沒有想過原來“滅頂”可以這麼簡單?!

    還有志誠漂亮的教室裡,孩子們隨意輕鬆的在課堂裡邊吃早餐邊討論著讀書的思考;建光竟開著車,來去車程兩個多小時,載著孩子去高美濕地上課;從孟飛教室裡傳出來沒心沒肺但卻開心快樂的英文歌聲;飯堂裡師生共餐時的其樂融融;還有,在全人不用作考卷,不想上課就不上;可以穿著拖鞋、睡褲招搖過市,進教室、進飯堂;可以以圖書館的落地窗為門,隨意進出;還有,大多數的門都沒有鎖,有鎖的也不鎖;男生可以留長髮,可以染髮,可以打耳洞;辯論比賽不論勝敗都有獎金;校長、老師和學生都是彼此直呼其名;碰到的每一個人都好到不真實……

     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學校。當然,我得承認我看到的全人是有限的,因為短短四天,我不可能真正了解全人,即使我看了全人的主頁介紹,看了劉若凡關於全人的研究;即使我知道全人在哪裡,大概了解全人的理念,全人的課程架構,全人的儀式流程;即使我短暫的參與過全人的生活和學習。

    可恰恰是因為這樣,讓我知道自己對全人不可能真正的瞭解,不僅僅是因為倉促的時間,最重要的,也是多少時間都無法獲取的,因為全人本來就是生活與成長在全人學校裡師生的全人,是每天都在變化成長著的全人,是不一樣的全人;是一個開放、自由、充滿想像和夢想的全人。他滿足了我對學校所有的幻想,他就是我想像中學校的樣子。

     對比之下,我不想提及我曾經親歷過那些充滿硝煙、衝突和仇恨的教育,那些在教育裡心靈和人格被扭曲的老師和學生。我只是突然特別、特別心疼那個以前坐在我們班教室裡最後一排的男孩子,他聽不懂英語也聽不懂數學,但每一節課他都要假裝自己在認真聽課,他必須端端正正地坐那裡,他必須看著老師黑板上天書一樣的內容,他還要必須面對看不懂作業,選擇抄還是不抄的兩難選擇,但最後結果都是一樣會被老師批評的現實。每一天,每一天都是如此,他要從開學第一天這樣忍受到最後一天,從第一個學期忍受到最後一個學期,他還要應對隨時被叫家長得窘境……他是怎樣熬過來的?一年又一年。

    我不知道,他現在好不好,但我知道那時在學校的每一天他都不好。像他一樣的孩子,一直都是我教職生涯中痛徹心扉的恥辱,因為,我不了解他們的處境,可在我有限的權限和能力下,我無法幫助他們。引用一句歌詞就是:多麽痛的領悟!

    其實,我是一個不太擅長思考的人,對於世界認知的方式,我更傾向選擇感受。可是事實上很多感受是一種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東西,它是悄悄潛隱在內心深處的。但我一直堅信它的力量,我的腦海中反覆出現的一句話就是:這裡真好,這裡真好。

    這裡真好,是因為在現實的體制中,有太多只能想像的東西在這裡可以扎根,可以成長;這裡真好,是因為它為我們開闢了一塊天地,讓我們見證教育另一種樣子;這裡真好,因為不管未來好不好,孩子可以成為他自己;這裡真好,因為他開放到讓人覺得不可思議。是的,這裡真好,因為它讓我看到理想和現實的距離並不是那麼的遙遙無期;這裡真好,最重要的是他讓我懂得,無論現實條件多麽嚴苛,都應該用一種更富有人本精神的情懷、理念、方法對待自己的學生,和他們一起成長,一起做自己,一起變得更好。

    全人在我心裡散播了一顆叫做人的種子,這是我從全人獲得最珍貴的禮物,也是全人可以給這個世界萬千教師、萬千家長、萬千人的禮物。

     謝謝全人的每一個人,也祝福全人的每一個人,越來越美好。

編者注 : 李依娜為中國來台在高師大學習的交換生,於2015年12月份來校5天的駐校觀課、與參與全人的生活。